大桥助力区域一体化:港珠澳大桥建成、伶仃洋开工

“从一座桥的修建上,就可以看出当地工商业的荣枯和工艺水平。从全国各地的修桥历史,更可看出一国政治、经济、科学、技术等各方面的情况。”

主持修建中国人自己设计并建造的第一座现代化大型桥梁——钱塘江大桥的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道出了桥梁发展的要义。

如今,随着港珠澳大桥在2018年10月24日正式通车,香港、珠海、澳门之间的陆路车程大大缩短,珠三角一体化发展将由此步入快车道。“迈入大桥新时代”的粤港澳大湾区规划中的宏伟蓝图正在一步步成为现实。

中国桥梁的快速发展,与国民经济发展相伴,与改革开放同行。港珠澳大桥建设的背后,则是“中国经济战略布局的一次伟大创举”。

放眼全国,过去人们以“小时”计算轮渡过江过河、以“天”计算翻山越岭跋涉,现在因为桥梁连通而变成分分钟的事情。这些全天候的通道,结束“划江分治”和“以山分界”的局面,使公路网、铁路网由相互孤立、割裂的“局域网”,走向互联互通,从而帮助人类跨越阻隔,抵达更为广阔的世界。

港珠澳大桥的建成通车,可将香港到珠海的交通时间由现实水路1小时以上、陆路3小时以上,缩短至30分钟以内,从而形成粤港澳三地“一小时经济生活圈”。另外,13.4公里的珠海连接线衔接珠海公路口岸与西部沿海高速公路延长线,将港珠澳大桥纳入国家高速公路网络网,让粤港澳大湾区乃至整个中国的经济血脉变得更加畅通。

澎湃新闻()注意到,根据港珠澳大桥总设计师孟凡超的介绍,港珠澳大桥的建成通车只是珠三角交通路网规划的一部分。

孟凡超今年8月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介绍说,“在港珠澳大桥建好以后,香港、珠海、澳门已经实现环抱,但这还不是规划的全部,港珠澳大桥使港、珠、澳实现了海上连接,这只是一个大圈、外圈;今后还要恢复建设‘伶仃洋大桥’,是第二个圈;再里面还要建设深圳与中山直通的‘深中海上通道’,这是最里圈。这样三座大桥都建好了,珠三角的交通路网才算完成,才能与内地的公路网实现通连。”

据新华社报道,伶仃洋大桥主跨1666米,中山大桥主跨580米,这两座大桥是深中通道桥梁工程的核心。该桥梁工程是继港珠澳大桥之后的又一超级跨海桥梁工程。

港珠澳大桥通车后,成为内地唯一一座与港澳陆路相连的城市珠海,也在重新布局的未来。

“为迎接港珠澳大桥时代的到来,珠海正加快推动横琴与保税区、十字门北片区、洪湾片区整体谋划,一体发展。未来‘大桥经济区’将成为珠海城市新中心,进一步推动拓宽珠海城市发展的新格局。一体化区域将形成以高端服务业、先进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为主体,高端CBD总部云集、承接港澳现代产业集中的现代产业生态圈,将成为高端产业聚集、生态环境优美,与澳门交相辉映的城市新中心。”《珠海特区报》的报道这样描述。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事实上,要准确理解港珠澳大桥的经济社会意义,或许要回归大桥修建的“初心”。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网站介绍项目建设意义及必要性时这样说:“为完善国家和粤港澳三地的综合运输体系和高速公路网络,密切珠江西岸地区与香港地区的经济社会联系,改善珠江西岸地区的投资环境,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和布局优化,拓展经济发展空间,提升珠江三角洲地区的综合竞争力,保持港澳地区的持续繁荣和稳定,促进珠江两岸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建设港珠澳大桥是必要的,也是十分迫切的。”

如果要从宏观视角刻画港珠澳大桥在中国乃至全世界经济版图中的地位,《辉煌中国》里的描述则更显大气。

“对于这个东方大国来说,(港珠澳大桥)这55公里连接的不仅仅是粤港澳三地,未来因它而形成的5.6万平方公里的区域,将是继东京湾区、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之后,世界经济版图上又一个闪耀的经济增长极。”《辉煌中国》介绍说,“作为龙头,2020年,粤港澳大湾区将形成以珠江至西江经济带为腹地,带动中南、西南发展,并辐射东南亚、南亚的经济大格局,这是中国经济战略布局的一次伟大创举。”

事实上,“中国桥”改善的不只是交通,更是产业发展、经济格局升级与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实现。在中国,长三角地区的桥梁群改变长三角交通格局、促进区域一体化发展进程的先例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2007年杭州湾大桥建成通车后,宁波和上海不再隔海相望,宁波的产业升级和战略布局快速推进。当时大桥南岸的宁波杭州湾新区承接上海大众汽车、吉利汽车等多家大型企业的产业转移,大桥北岸则承接多家石化企业的产业转移。

2008年,苏通长江大桥建成通车,连接起苏州与南通两地,结束“南通南不通”的历史,彻底改变了南通受到的长江天堑阻隔,使南通与上海、苏南之间的时空距离大为缩短,有力地改变了南通的区位条件,同时促进了上海、苏南地区产业跨江向北梯度转移。

2009年,因一水相隔而孤悬海外的舟山,则随着西堠门大桥、金塘大桥等5座跨海大桥及接线公路组成的舟山大陆连岛工程建成,从海岛时代迈向了陆海联动新时代,更紧密地融入了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进程。

如果说长三角地区的桥梁群,改变了长三角地区的交通格局,加强了产业结构的调整、升级,促进了长三角城市群的区域一体化进程,那么,港珠澳大桥建成后,对大珠三角地区交通和经济发展的改变,同样不言而喻。

从社会经济发展层面而言,港珠澳大桥的通车将提升珠海等三地人员和生产资料的流动效率,加深香港与珠江西岸的联系,为香港与珠江西岸城市群的产业合作提供了交通便利,为港澳经济发展提供更便利的腹地空间,并由此促进港珠澳产业的互动交流和升级。

“港珠澳大桥东接香港、西连珠海和澳门,建成通车后将大大缩短港珠澳三地交通时间,实现港珠澳30分钟经济圈,从而大大改善大珠三角地区的交通网络结构与经济布局,提高这一地区的国际竞争力。”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总工程师林鸣2016年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

孟凡超在大桥通车前夕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港珠澳大桥对大湾区经济增长有重大的支撑作用,经济价值远超大桥本身1000多亿元港币的投资,因此他对大桥收回成本很有信心,并会为区内经济产生几十万亿经济效益。

“港珠澳大桥触发的经济末端的细微变化,已经在730多万香港居民和65万澳门居民中悄悄产生。因为生意,冯泽田过去二十年不停往返于香港和内地,大桥贯通后,从香港到内地单程仅需30分钟。冯泽田已经在心里筹划着自己的事业蓝图。”2017年9月播出的《辉煌中国》第一集“圆梦工程”,曾讲述了香港市民冯泽田与港珠澳大桥之间的故事。

冯泽田在电视镜头前说,“(港珠澳大桥通车后)到时候很多人都不再会坐船,都会跑港珠澳大桥。我相信应该会影响蛮大,整个生活圈会影响很多。”

10月19日,澳门特区政府发言人陈致平在主持发布会时表示,港珠澳大桥落成通车将促进粤港澳三地间人流、物流、资金流的往来,也必然对澳门推动经济发展、参与区域合作等产生重要影响,为澳门延伸并开阔了市场范围和规模,为企业和投资者拓展了新的商机,有利于促进澳门进一步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国家发展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