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网瓷器:从南北宗论到浅绛彩与新彩

2019-04-16 19:56 来源:未知
唯一id: 浅绛彩瓷是清末时景德镇具有创新意义的釉上彩新品种。从同治、光绪到民国初约50年之间,将中国书画艺术的三绝诗、书、画,在瓷器上表现,使瓷画与传统中国画结合,创造出瓷画

  浅绛彩瓷是清末时景德镇具有创新意义的釉上彩新品种。从同治、光绪到民国初约50年之间,将中国书画艺术的“三绝”——诗、书、画,在瓷器上表现,使瓷画与传统中国画结合,创造出瓷画的全新面貌。“浅绛”原是借用中国画的概念,指以水墨勾画轮廓并略加皴擦,以淡赭、花青为主渲染而成的山水画,起源于元代。其画家代表人物为黄公望。而浅绛彩瓷中的“浅绛”,系特指晚清至民国初流行的一种以浓淡相间的黑色釉上彩料,在瓷胎上绘出花纹,再染以淡赭和水绿、草绿、淡蓝及紫色等,经低温(650—700℃)烧成的一种特有的低温彩釉。

  随着浅绛彩和民国新粉彩瓷逐步被人们关注和喜爱,浅绛彩和新粉彩之间的优劣评判成为人们议论的一个热点。就目前情况看,浅绛彩和新粉彩确实各有一批推崇者,当然,也有一部分人持两者兼收并蓄的态度。

  究竟怎样判断真实浅绛彩的艺术品位和经济价值?这也是值得大家去了解深入的问题,它不仅仅只是一个陶瓷艺术的工艺价值,更带来的是时代的认知与历史的沉淀。

  陶瓷界所说的“浅绛”,是指晚清流行的一种以淡淡相间的墨色釉上彩料,在白瓷上绘制花纹,再染上淡赭和极少的水绿、草绿与淡蓝等彩,经低温烧成,使其瓷上纹饰与纸绢上之浅绛画近似的—种瓷绘艺术品。其题材除山水外,尚有人物、花鸟、走兽之类。浅绛彩一反传统色彩鲜丽、浓重的特征,以其深厚的文人绘画风格和清新淡雅的画面,深受大家喜爱。如同董其昌在《画禅室随笔》中提出的“南北宗论”,他提倡用摹古代替创作。又以禅宗的南北派比附绘画,称“南北宗”。极度偏爱认可“南宗”的地位,文人喜爱清新雅致,空疏致远。更多的是一种意境的传达与自我的抒发。任何一面不可以偏概全,同样以宫廷绘画代表的“北宗”是由皇上引领着笔墨的审美潮充,以科举为动力,以“画学”为基础,以文学作品为创作题材,这也是中国画传统笔墨形式以及文化内涵是最值得称道的时期,这是不是也像极了后来发展产生的色彩艳丽的新彩深得百姓喜爱。

  提到浅绛彩不得不说到程门,瓷坛公认的浅绛彩第一大家其艺术水平亦有清季到今的鉴赏家的肯定。至今所见有关程门的史料均出自两本书:《黑县志》(民国十二年刻本)及张鸣珂(公束)《寒松阁谈艺琐录》。后者是近代艺术史经常被费用的名著之一(笔者收有民国初年上海聚珍仿宋印书局本子)。张鸣珂书中有这样一段记载:“(程门)尝以七寸瓶画青花寒松阁见贻,嘱题其山水小册,予每页作五绝一首。后雪笠辞世,其画册有人出重价购去,亦可谓具眼藏矣。”

  景德镇由此诞生了一批专画浅绛彩的名家,包括后来成为“珠山八友”的王琦等人,都涉足过浅绛彩。浅绛彩瓷历时70余年,直到民国初年逐步衰落。浅绛画虽然只在清代晚期至民国初年盛极一时,但它冲破了官窑的束缚,解放了画家的创作思路,开辟了在瓷品上出现题诗、落款、纪年等风气之先河,在中国陶瓷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新粉彩就是以浅绛彩画瓷的方法,用粉彩作为彩料的绘制彩色瓷的方法。新粉彩瓷画,设色清丽淡雅、苍润劲秀、彩色绚丽。新粉彩瓷画一般多显功力,画技也不同凡响,而且大多是当时的名瓷画家来绘制。新粉彩瓷与浅绛彩瓷一样,大部分的作品署有名款、年款。采用新粉彩画绘的日用瓷和陈设瓷充满了文人趣味,因此较之其它的釉上彩瓷,包括浅绛彩瓷在内,更具吸引力。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社会相对安定,景德镇民窑彩绘业有所发展,浅绛彩瓷器开始衰落,多彩网一批知名艺人流落民间。其时的绘瓷行业除景德镇“红店”(一种专绘粉彩,专门代客加工绘画瓷器的工场)之外,还聚集着许多行外的艺人,如晚清时在杭州绘制扇子的婺源人汪晓棠,以及捏面艺人、新建人王琦,四川籍的石刻名手周小松等。潘陶宇、汪晓棠在新的制瓷工艺和彩料技术的基础上,开创了民国新粉彩瓷画。二十年代后期,以王琦为首的“珠山八友”成了新粉彩瓷画的代表人物。他们多以八人合作的形式,画八块长条瓷板组合成一套画屏销售,人见人爱。从此以后,重彩浓墨的新粉彩逐步取代了风靡一时的浅绛彩。

  浅绛彩被新粉彩所取代,或许是因浅绛彩本来就是一个小众的雅玩之物,并不能满足新兴富人阶层的审美嗜好。且随着早期浅绛画师的老去,历史机缘所造就的大师级的浅绛精英人物难再涌现。所以,当色域远比浅绛彩宽广丰富,且不易脱落的新粉彩出现,加之色彩艳丽的新粉彩更适应新兴商人阶层的审美需求,时代相适应的粉彩取代浅绛便成为大势所趋。多彩网

  新粉彩的绘法同样师法前代文人画家并受同时代画家的影响,同时与浅绛彩具有直接的师承渊源。“珠山八友”和浅绛的不同之处在于:浅绛是文人画家所绘的瓷器,是于同治、光绪之际,应高层交往和艺术交流的需求,由胡夔、王少维、金品卿、程门等一批文人画家,直接将自己的绘画技艺应用于瓷绘艺术创作,蕴含着深厚的思想意境和艺术魅力;而“珠山八友”则是为了满足新兴商业需求,由艺匠利用新的制瓷和彩料工艺,模仿文人画家在瓷器上作画,追求一种明快的赏心悦目的效果,更注重瓷画的商业功能。新粉彩瓷的最大贡献,在于它满足了新的审美需求,符合近现代经济社会的主流,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有人以新粉彩取代浅绛彩而得出浅绛不如新粉彩的结论,这是一种过于机械的思维模式。这正如汉赋取代楚辞、宋词取代唐诗、楷书取代篆隶、小说取代唱本、电影取代戏剧、西装革履和裙子衣裤取代大褂礼帽和旗袍一样。时代在变,所需要的艺术形式也在发生相应的变化。如果历史地去看,不能得出后者必然高于前者的结论,只能说后者在某方面更切合了当时的需要而已。

  如果说浅绛更是一种文人雅玩的东西,那么新粉彩则在观赏性、商业性上取得了巨大的突破。新粉彩瓷画师大多出身艺匠,作品以工见长,浓艳俏丽,比浅降彩更符合新兴市民的欣赏习惯。如果说浅绛是一壶醇香的清茶,那么新粉彩就是一杯浓烈的咖啡。新粉彩用强烈的对比、精细的刻画、艳丽的色彩,取代了浅绛的柔和、随意和淡雅。

  我们无意将两者确定一个明确的高下。因为作为不同的瓷画种类,这种简单的排队是没有说服力的。我们只能说,浅绛更具有内在的艺术韵味,经得起长期的反复的阅读和回味;而新粉彩有更加强烈的视觉效果,更具有观赏性,工艺更加精美。两者不但不可相互替代,而且都达到了各自应有的最高境界,必将永远并峙于中国瓷绘艺术之林。

  习下令也门撤侨李克强晤乌干达总统除公立医院逐利机制社保基金投资地方债广东纪委副书记落马重庆医疗调价喊停俄罗斯沉船武长顺涉案74亿元3月房价同比下跌极端组织屠杀逾万人亚视即将停台“秋裤楼”完工朝鲜欲入亚投行被拒北京首要污染源公布国际油价再次暴跌

责编:admin

热点内容

特别推荐